首页 > 专题 > 科技金融 > 科技金融不是量变那么简单

科技金融不是量变那么简单
2012-07-26 12:17:04   评论:0 点击:

    近日,国务院批复了深圳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开发开放有关政策,给予了前海比经济特区更优惠的先行先试政策,支持前海打造现代服务业体制机制创新区、现代服务业发展集聚区、香港与内地紧密合作的先导区、珠三角地区产业升级的引领区。

    这是深圳面向深港合作、深化金融改革的又一次重要试点。深圳此番获得的特殊政策包括人民币国际化、香港金融机构准入、总部经济发展等多个方面,这些让其他很多地方“羡慕嫉妒恨”的优惠政策获批,使深圳迎来了再次腾飞的重要机遇。同时,以事关全局的人民币国际化等金融开放政策为契机,前海政策获批的意义也不亚于前段时间以金融民间化为重点的温州金改。

    然而,笔者认为,金融业的生命力在于有实体经济支撑,因此,金融体制改革和业务创新也要回归到为实体经济、为产业企业服务的主线。

    据统计,深圳中小企业数量平均保持着16.2%的年增长率,企业总数超过32万家,其中中小科技型企业上市数量居全国之首。同时,这些占深圳企业总数90%以上的企业,吸纳就业人员占全市总数的87%,创造的GDP占全市的65%,为高新技术产业成为深圳第一支柱产业贡献了决定性的价值。

    但是,深圳乃至全国很多企业的共性是山寨有余而创新不足。一个典型的例子是,风靡一时的苹果手机上市后,深圳的山寨机公司仅用不到一周的时间就能批量做出高仿的产品来。因此,实业产业的特点是前海政策实施方案制定和落实中需要充分考虑的问题。

    另据了解,深圳与国家开放银行成立了国家级战略新兴产业创投母基金,目前双方正在细化有关管理细则和投资方案,以支持企业创新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

    笔者认为,以国家级战略新兴产业创投母基金为抓手的金融扶持产业政策,面临的理念和执行力上的矛盾与挑战也不容忽视。

    一是政府背景的创投基金,如何平衡作为市场主体的赢利冲动和财政投资的基础性、前瞻性、平台性、公益性等理念要求。笔者认为,来自纳税人税金的政府投资,应重在纠正风险资本市场自我运行的市场失灵,重在投资种子期或早期投资的创投基金、填补早期阶段企业的融资真空,重在引导而不主导、吸引和带动更多的民间资本共同支持企业创新发展,重在强业富民、形成合理的退出机制。

    特别是,当民间风投和股东的赢利鞭子让企业把需要持续长期的创新活动边缘化时,官方创投基金的入市能否缓解企业过分追求短期利益的冲动?而一旦官方创投基金真正做到力度大、期限长、宽容失败时,自身面临的行政压力和舆论压力如何摆平?

    二是国资性质的创投基金,其管理体制和运营能力能否跟上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快速应对市场变化和快速创新的需要?据报道,目前,我国很多引导基金的管理极少通过公开招标的市场化方式来选择专业机构,而是靠政府直接管理,或交给当地政府背景的国资公司,投资决策过程需要多级行政批复。可以想象,浓厚的行政色彩、非市场化的管理,将使政府投入的财政资金存在打水漂的风险,也容易成为滋生寻租腐败等弊病的“温床”。

    因此,如果不能在管理创新上有所突破,带有老国企管理把式的创投基金,其效益和效率都会大打折扣。

    科技与金融的结合是个新热点,也是金融改革的重要方向,但到目前为止关于这件事情的定义,以及如何实行,都还没有明确的结论。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恐怕不是以扶持科技企业上市数量和融资额度为简单考核指标的量变那么简单,而是两方面体制改革深化与转型的融合。只有经过了质变,才能在热点过后留下社会前进的脚印。

来源:科学时报
 

评论排行更多>>